欢迎来到青岛智慧养老平台!
注册 服务组织注册
找服务
  • 找服务
  • 找服务组织
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详情

失能失智老人服务“最后

来源: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   |   时间:2020-07-03   |   作者:   |   浏览量:
分享至
  
  日来,本报关注失能失智老人护理难题的连续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随着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,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料服务供给不足已成为普遍现象,家庭照护精力有限、专业护工难招、养老机构床位紧张等一系列难题亟待解决。如何打通居家、社区、机构养老壁垒,探索合理的发展模式,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。
■记者 张磊
城阳言林养老院护工在照护失能老人
家庭:女儿为照顾失能母亲提前离职
  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,照护失能失智老年人,如何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,已经成为养老服务中亟待解决的痛点。家庭负担重、子女苦不堪言、养老机构供不应求等问题,已经成为很多家庭面临的现实。
  家住青岛市市北区海岸路的张芸,今年50岁,但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,两鬓已经出现了不少白发,她目前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去老年公寓陪伴母亲。
  “上了年纪后母亲的身体就越来越不好,三番五次进医院抢救,前年秋天再次突发脑梗,在市立医院治疗期间,医院多次下了病危通知,好在最终抢救了过来,但是她已经没有意识,手脚完全不能自理。 ”张芸介绍,她的母亲今年81岁,医院诊断为脑卒中后遗症,同时伴有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率失常等并发症,需要专业的护理。遵从医生的建议,张芸在清江路找了一家医养结合的老年公寓,将母亲安顿下来。
  此前,为了照顾母亲,身为公交车驾驶员的张芸与单位协调,每天固定跑中班,自从母亲生病以后,她彻底没有了选择。“我是母亲的监护人,照护过程中很多突发情况都会跟我联系,根本没有心思工作,索性就提前离职了。 ”张芸介绍,一方面她觉得老人一辈子不容易,拿出时间陪伴是为了尽孝,另一方面,她曾试图寻找护工,但高昂的价格和堪忧的护理水平让她果断放弃。
  每天中午,张芸都会来到老年公寓,有时候带点饭,有时候带点营养品,更多的时候是看望一下母亲,心里会踏实很多。然而,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母亲的护理费用以及日常开支,很快让她的生活陷入困顿。
  “母亲是企业退休职工,每月有3900元的退休金,我今年才有了退休金,每月3100元,在老年公寓我们申请了护理保险,每月花费在4500元左右,再减去我每月租房子的1100元以及一些水电费、取暖费开销,每月生活费不足千元,每花费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。 ”张芸介绍,多年前她和丈夫离婚,独自抚养女儿、照顾父母,老父亲8年前去世,这些年母亲就医、孩子上学等已经花光了积蓄。
  张芸坦言,父母除了她以外其实还有一儿一女,但是由于她常年与老人生活,哥哥姐姐以她掌握父母工资卡、丧葬费为由拒绝承担赡养义务。 “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也曾想通过法律手段解决,但是毕竟大家都是亲人,他们也都上了年纪,每个家庭都有苦衷,也就释然了。 ”张芸委屈地说,由于她有大客驾照,不少单位也曾与她联系,并且开出了非常可观的薪资,但是她却没时间做。
  “经历了照护父母,又联想到自己也即将老去,女儿是独生子女,也已经22岁了,到时候压力可想而知。 ”张芸说,照顾老人非常不容易,自己如果不上班,经济压力就更大,一旦脱离社会,孩子教育问题又会出现,上有多病老人,下有小孩,压力真的很大。
护工:老人陪护服务“不愿接”
  不久前,市民张先生的父亲因腰椎骨滑脱住进医院,由于工作原因而无法长时间陪护父亲,他便想到了请护工陪护。但实际情况却是市场上护工数量较少,口碑好的护工更是早已被预约。
  “找家政保洁做饭的比找照顾老人的容易,高龄健康老人找陪护比失能失智老人找陪护相对容易,失能失智男性老人最不容易找到合适的陪护。 ”青岛市爱心大姐服务社工作人员迟女士介绍,这些年,护工这个行业很紧俏,特别是疫情期间,居家陪护非常受欢迎。相比较去养老机构工作,护工们更愿意选择居家。一方面是薪资较高,另一方面一对一的服务相对轻松一些。
  “其实脏活累活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,只要能吃苦有爱心,一定能把工作做好,最让人觉得委屈的就是有些老人可能因为常年卧床加上病痛折磨,大脑思维或脾气不稳定,经常吆喝指使,再就是家属的不理解。 ”家庭护工陈燕年过半百,已经在这个行业做了6年时间,由于工作出色,找她的人都需要排队,她选择雇主的标准就是要么是健康的高龄老人日间陪护,要么是完全失能失智的老人。 “半失能老人照护起来风险太大,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而说不清道不明,索性就不接。 ”陈燕说。
养老机构:专业照护人才稀缺
  不少养老机构面临护工短缺的问题。记者走访发现,不少养老院里,一名护理人员往往承担着六七名老人的护理工作,而且这些护理人员普遍年龄较大,基本都是五十岁左右的农村进城务工人员。另外,不少老年公寓受硬件条件限制,普遍不具备收住脑梗、阿兹海默综合征、瘫痪等失能失智老人的能力。
  在青岛仙手复健医疗中心护理房间里,患有失智症的刘女士正在接受全面护理,每天护工都要对她个人卫生、房间卫生和生活起居进行全面照顾,并且进行一系列康复训练。然而,82岁的宋先生却没有这么幸运,他因为失能失智,曾经被多家老年公寓拒收,“有的老年公寓条件差,不具备接受能力,让我们不放心,有的给出了非常苛刻的免责条款,我们难以接受。 ”老人的女儿说,目前老人只能由他们兄弟姊妹轮流照顾。
  “年年招工年年缺,年龄大的干不了,年龄小的不愿干,随着护理员队伍年龄的不断增长,很难达到一个专业化的护理要求。”市北区一家老年公寓负责人介绍,失智失能老人照护工作强度大,很多护理员干不长,很多护理员受文化水平的限制,很多工作不能胜任。而失能失智老人大部分都高龄且存在功能缺失,需要的护理是多样化的。对于这一人群,大部分养老机构缺少专业化的照护团队,也会带来很多风险。不少养老机构的护理员主力是外地偏远地区人员亲戚、朋友组团从事护理工作,逢年过节,对于老年公寓都是一次挑战。“前些年也曾有大专院校的学生前来实习,但是都留不下,从事养老行业想留人太难了。 ”
  此外,记者采访还发现,目前多数社区养老、日间照料中心都配有针对半失能老年人的康复室,但现实情况是,虽然有设备,但涉及康复的专业人才仍然稀缺。